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少年刺死霸凌者案的背后:舆论从来不是司法的“假想敌”

日期:2019-06-08?|? 作者:本站原创?|? 41 人围观!

少年刺死霸凌者案的背后:舆论从来不是司法的“假想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5年之前的一起关于正当防卫的案件,不经意间彰显了法治水位的提升,也折射了司法与舆论的良性互动。 2014年4月30日,贵州瓮安四中初三学生的陈浩瀚(当年15岁)遭遇了校园霸凌:他遭遇谩骂、脚踢、抽耳光、持刀挑衅,12小时内被殴打两次的陈浩瀚再也忍不住,置身十几个人围成的死角,他与对方的带头人李尚可挥刀互砍,双方各中一刀,李尚可死亡,陈浩瀚重伤。

当年,瓮安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陈浩瀚有期徒刑八年;二审维持原判。 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已经接受了陈浩瀚家属的申诉材料。

瓮安县公安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当年正当防卫的法律概念不清晰、相关案例不足,放到现在,这案子最多就是防卫过当,(按原结果)判不下去。

瓮安县法院也表示:现在判决此案可能有不同结果。 陈浩瀚案件的申诉还有待权威部门作出处置,但是短短5年时间,轻舟已过万重山。

曾几何时,校园暴力、未成年人间的霸凌一直处于冰山之下,结果一段时间里,青少年之间的恶意虐待、霸凌的视频,不断挑战着社会的良知。 2016年11月教育部等九部门发布《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将治理校园欺凌纳入国家议程。

只可惜,陈浩瀚在学校里遭遇霸凌、羞辱时,当时司法政策并没有将此作为定罪量刑的重要考量依据。 今年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在作最高检工作报告时表示:成年人遇到未成年人欺凌弱小,制止无效,可以对正在施暴者进行正当防卫,不应视而不见、路过不管。 同样,正当防卫的议题也是在近两三年里进入了舆论核心议题,通过个案推动、舆论与司法机关的互动,使正当防卫标准的修订进入了快车道。 2017月3月山东于欢案引爆舆论场热烈争论。

民意汹涌,案件最终改判。

终究,司法审判不能违背人之常情。

去年昆山反杀案在引爆舆论之后,昆山检察院及时介入案件,司法机关宣布: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 今年两会前夕,河北涞源反杀案、福州赵宇见义勇案都被检察院认定为正当防卫。

甚至赵宇案在做出不起诉短短10多天之后,就被写进最高检的工作报告当中:法不能向不法让步的声音回响在人民大会堂里。 可以说,对正当防卫标准个案的全民讨论,成为舆论与司法良性互动的抓手,推动着中国法治水位的提升。

舆论不是司法的假想敌,司法专业化不意味着与民意大战风车。 只不过,之前《刑法》明确赋予公民的正当防卫权,被形形色色的土政策所架空,很多基层执法者在萧规曹随地办案时,却像卡夫卡小说《城堡》里所说的背对着法律的大门,忘记了初心所在。

结果,正当防卫由法定的没有明显超过必要的限度,变成必须穷尽一切手段之后、能跑不跑就是有错、被打还手就是互殴,层层因循,积弊日深。 这时就应打开窗户听听民间的声音,检查法律执行与立法初衷以及依附其上的民心,是否发生疏离?法官自己遇到妈妈受辱,就只能拿小本子记下来吗?、不能指望每个人都像黄飞鸿那样,能够对于施暴者点到即止、坏蛋都杀到自己家里来了,还能不反抗吗?、半夜听见女邻居呼救,到底该怎么办才不违法?……这样的话语带着民间的辣味儿,背后是社会对正义的朴素期待,也推动了司法政策的及时转向。 我们看到,近期正当防卫的标准正在悄然改变,不再止于对于社会关注的个案的纠正,也不止对舆论的被动回应,而是司法机关主动执行更合理的标准。

比如,杭州市检察院对盛春平刺死传销者案做出正当防卫认定;宁德市霞浦县检察院对弟弟持刀伤害哥哥一家遭反杀的不批捕决定。 五年前,陈浩瀚刺死校园霸凌者的个案,没有享受到有关反校园霸凌、正当防卫的司法政策红利;反过来说,这几年来司法和舆论的良性互动,正推动中国法治水位的提升,这不是司法对民意的迎合,而是司法机关敢破积弊,在舆论场实力圈粉。 我们始终相信,舆论监督是推动中国法治进步的澎湃动力。


文学鉴赏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886.com文学鉴赏_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