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金瓶梅》作者“王世贞及其门人联合创作说”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37 人围观!

《金瓶梅》作者“王世贞及其门人联合创作说”

《》作者王世贞及其门人联合创作说周钧韬内容提要吴晗先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着文,否定《金瓶梅》作者王世贞说。

作者在文集第一卷《金瓶梅探谜与艺术赏析》一书中,分析了吴晗的考证与结论之间的矛盾,认为吴晗的非王世贞说不能成立。 在《金瓶梅新探》中,分析了古人提出的王世贞说和王世贞门人说的相互关系,从《金瓶梅》指斥时事研究了王世贞创作《金瓶梅》以讽刺严嵩父子的可能性,并从《金瓶梅》的早期流传情况,的语言特征,王世贞的学识和交游等方面加以考察,提出王世贞极有可能是《金瓶梅》的作者。 进而又研究了《金瓶梅》中大名士与非大名士共同参与创作的痕迹,并以传奇《鸣凤记》为王世贞与门人联合创作为旁证,从而提出了一个新的看法:《金瓶梅》是王世贞及其门人的联合创作。

此说已为学术界所关注,孙逊在《金瓶梅评述》(载《漫话金瓶梅》)、《关于金瓶梅作者之谜》(载《金瓶梅鉴赏辞典》),卜键在《金瓶梅作者之谜》(载《金瓶梅之谜》),鲁歌、马征在《金瓶梅及其作者探秘》书中,均将王世贞及其门人联合创作说作为一家之说而加以罗列。 关于《金瓶梅》的作者,早在明末清初,与王世贞说同时并存的,还有王世贞门人说。 这也是具有重大研究价值的一种看法。

笔者认为,此两说之间具有内在的不可分割的联系。 《金瓶梅》极有可能是王世贞及其门人的联合创作。

本篇主要对此说加以论证。

对《金瓶梅》作者二十三说的分析与综合按照传统的考证方法,只要我们能从浩如烟海的史料中直接找到联合创作说的史料,那么问题就解决了。 然而时至今日,这样的史料我们并未找到,也许可能就根本不存在。 显然这是对传统的考证方法的一种挑战。 那么出路何在呢?答曰:天无绝人之路。

人类的认识经验和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似能解决我们的难题。 我们可以从《金瓶梅》这个实际出发,对现有的众多史料,作辩证的、逻辑的,亦包括系统论的分析,从这些史料的联系和区别中,提取新的东西,形成新的结论,这就是笔者所做的尝试性的工作。

笔者的第一步工作,就是力争掌握《金瓶梅》成书以来,人们在其作者问题上的全部认识成果。 笔者将古人的、近人的、今人的作者之论,统统收集起来,共得二十三说(当然还可能不全)。

当然,收集并不是目的,笔者的目的在于在掌握全部(或大部)资料的基础上,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分析研究,从中发掘新的东西。 第一、从二十三说提出者的依据来分析,笔者发现大体是三种类型。 第一类是属于传闻。

如沈德符的嘉靖间大名士说,谢肇浙的金吾戚里门客说,和素的卢楠说等,约六种;第二类属于推测。 如孙楷第的冯惟敏说,戴不凡的浙江兰溪一带吴侬说,魏子云的沈自邠、沈德符父子及其他文人集体创作说等,约十三种(其中包括宋起凤的王世贞说,因宋氏无考证,故归此类);第三类是属于考证。

如徐朔方的李开先说,黄霖的屠隆说,张远芬的贾三近说等,约四种。

由于传闻与推测之间不可能有严格的区分,故此分类也是相对的。 从这一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两个认识:在二十三说之中,绝大多数属于传闻与推测,真正进行了比较仔细考证的极少。

由此可见,《金瓶梅》的作者研究虽然已有三百年的,但仍然处于初步的探索阶段,离得出科学的结论,似乎还为时尚早。

此其一;不少传闻和推测性的看法,出现在明末清初,这就是说,它们离《金瓶梅》的成书年代较近,因此在这些传闻和推测中,极有可能蕴含着真理。

而这个真理又被深深地埋藏在历史的尘土之中,这就需要我们作仔细的发掘和辩证的研究工作。

第二、从二十三说提出者的泛指和实指来分析,其中属于泛指者,如大名士、绍兴老儒、凤州门人等等,计约十种,属于实指者,如王世贞、薛应旗、李贽、赵南星、李开先、贾三近、屠隆等等,计约十三种。

这个分析说明如下几点:一、在明末清初大多属泛指,实指者仅王世贞一说而已;二、清代大多属实指,但多数仅为提出者的只言片语,如薛应旗、赵南星说等等,其研究价值并不高;三、近现代出现的大多属实指,而提出者作过仔细考证的,如李开先说等等,则是在近五年之内的事。 第三、将传闻、推测和考证,泛指和实指,统统综合起来加以分析,其二十三说实际上可以归纳为两说,一说是大名士说,一说是非大名士说.前者如嘉靖间大名士王世贞、薛应旗、李贽、李开先、贾三近等等共十二种,后者如绍兴老儒、金吾戚里门客、凤州门人等等共十一种。 由此可见,大名士说与非大名士说旗鼓相当,不分高下。 这是为什么?我认为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两说都从《金瓶梅》这一实际出发,各自掌握着部分的真理性。

下面就这个问题作具体分析。

持大名士说者有十二种,虽然其实指的对象各不相同,但这些对象均为大名士,这是一个具有关键性意义的共同点。

这也就是说,这部分持论者在推测、考证《金瓶梅》的作者时,有一个共同的基准,即《金瓶梅》的作者必为大名士。 在他们看来,《金瓶梅》这部杰作是非大名士不可为之的。 把这种看法表述得异常鲜明的,当推宋起凤。 宋起凤在《稗说》中指出:《金瓶梅》书虽极意通俗,而其才开合排荡,变化神奇,于平常日用机巧百出,晚代第一种文字也;《金瓶梅》始终无懈气浪笔与牵强补凑之迹,行所当行,止所当止,奇巧幻变,媸妍、善恶、邪正,炎凉情态至矣,尽矣,是最化最神文字,前乎此与后乎此谁邪,谓之一代才子,询然(宋起凤:《稗说》,《王弇州著作》)。

在宋起凤看来,《金瓶梅》是最神最化的文字,晚代第一种文字,是空前绝后的杰作,必出于号称一代才子的大手笔。 《金瓶梅》中确有大名士参与创作的痕迹,笔者在前篇《〈金瓶梅〉作者王世贞说的再思考》中,已对这个问题作了初步的分析,这里再补述数言:。


文学鉴赏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886.com文学鉴赏_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