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人生交换游戏 64. 随便取个名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172 人围观!

人生交换游戏  64. 随便取个名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人生交换游戏64.随便取个名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可能是你那相好到了。

”徐幼香说。   夏煜打开企鹅,发现安思瑶的确问了一句自己可不可以过来,忙于打游戏的他没有看清就回复了一个“嗯”。

  门铃声响了两下后,开门声响起,估计是徐母听见声音出来了。

  “对了,昨天安思瑶过来找你都说了什么?”夏煜问向徐幼香。

  “给了我一百万让我离你远点。

”徐幼香回答。   “……我宁愿相信你给了她一百万。

”夏煜知道安思瑶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嘁了一声,徐幼香正经的说:  “她过来说是找我的,我妈兴奋的把她领到我房间,然后她和我说,问我要不要钱。

”  夏煜露出笑容,这样不着调的处事,的确像是安思瑶做出来的。   不过,虽然不着调,但是有用。   “我当时惊呆了,还以为是拉皮条的,想要我这个瘸子去接客,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你的相好。

”徐幼香的语速较快,这也是她的说话风格,“你也真能耐,居然把小三的家庭住址告诉原配。

”  “什么小三原配,搞得我像是一个渣女似的,而且我也没有把你的家庭住址告诉安思瑶,我只说了你的银行卡号。 ”夏煜说。

  徐幼香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那十万块钱,原来就是她出的吗?我还是低估你了,居然让原配给小三打包养费。

”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抱歉了,不能。

”  放弃了纠正徐幼香的想法,夏煜回归了问题本身:“所以安思瑶给了你钱,你就从了她?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种随便的人!”  “你才是随便的人!你这个蕾丝边!变态萝莉控!大小姐控!吃软饭的!”  “萝莉控是个什么鬼,都说了我对你的身体没有兴趣,我只是过来打打游戏的,实在没有事再学学编程而已。

”  在两人斗嘴的时候,房门被打开,徐母和安思瑶走了进来。

  “香香啊,你朋友来找你了,你们玩,我先睡觉去了。

”徐母开开心心的让安思瑶进入房间,又给女儿关上门,不打扰她们。   自从徐幼香上次怼了一个假惺惺的同学后,徐母就再没有见有人过来看徐幼香。

  昨天安思瑶的来访已经让她十分意外,今天的再次到来,更是让她兴奋。   总是闷在家里,躺在床上,好人也会弄出毛病来,有个朋友一起聊聊最好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徐母还高兴的翻来覆去睡不着。

  另一边,夏煜和安思瑶互相对视着,气氛有些尴尬。   之前总是在安思瑶的身体里和安思瑶见面,今天突然到了不一个身体里,有些不习惯。

  有时候,因为一个小小的因素,两个朋友就能变得生分,何况是这样的大变化。   最后,还是夏煜打破了岑寂。   他向着安思瑶招了招手。   安思瑶于是来到了他的床边,将头低下。

  伸出手,夏煜将手搭在了她的脑袋上。   “早就想摸了,果然手感很好啊。 ”一边揉着安思瑶的脑袋,夏煜一边说。

  安思瑶没有说话,但是露出了笑容。

  她趴在床边,任由夏煜摸完她的头,又扯了扯她的脸颊。   在夏煜摸完后,她趁机提出请求:“我可以也摸摸你吗?”  “可以。

”反正不是自己的身体,夏煜答应的十分爽快。

  安思瑶于是伸出手,先摸了摸夏煜的手,又摸了摸他的脸。

  在互相的触摸下,两人之间的尴尬消失不见。

夏煜继续打着游戏,安思瑶趴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明天就是初赛的时间了,你不回去睡觉没关系吗?”夏煜问。

  中学生乐器大赛,明天就会开始第一轮的比试,先在苏省的每个市里,选出可以晋级的选手。   选手不是按名次拿晋级的资格,而是按水平,水平不达标,就是拿到了市的第一,也不会晋级,同理,水平达标了,就是一个市有十来个人,也会有十来个名额。   因为评委有限,初赛现从苏省开始,然后再去别的省。

  “那我在这里睡一会儿,可以吗?”安思瑶期待的问。

  夏煜于是让开了一些位置,让少女爬上床。

  他带上了耳机,将顶灯关掉,打开台灯,继续打着游戏。   一局打完,他感觉腰上放了一只手,再看安思瑶,已经睡着了。

  “不许用我的身体对她做奇怪的事!”徐幼香警惕的说。   “你到底把我当做什么人了?”夏煜无奈的说。

  “蕾丝边、小白脸、萝莉控、不经过别人同意就进入……”  “停停停。 ”夏煜意识到,搭理徐幼香的话是一件不理智的事情。   他没有再说话,默默的打着游戏。

  八个小时过去,徐幼香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因为突然的交接,她晃悠了一下。

  晃悠的动作,将安思瑶惊醒。

  看着揉着眼睛的安思瑶,徐幼香的心中升起怜惜。

这个怜惜不是可怜,而是因为感觉到对方可爱,而产生的一种想让对方快乐的情绪。   “还睡吗?”她问安思瑶。   “不了。

”少女回答。

  “那我打游戏给你看?”徐幼香响起,刚刚安思瑶安静趴着,看夏煜打游戏的样子。

  “不看。

”安思瑶回答。

  “???”  怎么和刚刚不一样?  伸出手,徐幼香又试图去揉安思瑶的头,但被安思瑶躲开。   “你想干什么?”安思瑶惊慌的看着她。   什么我想要干什么,刚刚你可不是这么反应的!  你刚刚还抱着我在睡觉!  明明都是一样的身体,就是换了一个灵魂而已!  徐幼香将仇记在了夏煜的身上。

  回到自己身体的夏煜,从床上起来,出门洗漱。

  八点,校长给他发来了消息,他将地址报给校长,半个小时后,校长出现在了楼下。   坐上车,两人向着比赛场地驶去。   紫琅和摇光,都是苏省的城市,夏煜和安思瑶在同一天,在各自的城市参加初赛。   紫琅的比赛的场地,是狼山剧院。   “走,我先带你看看你的敌人。

”  领着夏煜来到剧院内,校长迎上了一个和他一般大的中年人,那是二中的校长。   “哟,老李你还真的来了,你不是赌气说不会再参加这种比赛的吗?”二中校长说。

  “哼,这次是学生比试,又不是我比。

”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你这次来,是感觉你的学生能赢?这不可能。

你是感觉能弄个差不多的名次?”二中校长看向了夏煜。   夏煜也看向了对方旁边的两个学生。

  那是两个男生,一个带着银色的眼镜,一个戴着黑色的眼镜。   这就是自己这次的对手?  “田龙只是过来见识一下,冯马才是我们学校的主力。 ”二中校长介绍说。

  冯马是戴着银色眼镜的那一个,他露出微笑,对夏煜伸出了手:“你好。

”  “你好。 ”握了手,夏煜有些皱眉。   冯马看起来礼数到位,但他的礼数里,有着一丝嚣张的意味,就好像是一个胜利者,在优雅的安慰失败者一样。   这让夏煜有些不舒服。

  。


文学鉴赏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886.com文学鉴赏_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