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凭这个行不行?司礼监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92 人围观!

第一百一十八章 凭这个行不行?司礼监最新章节

上午争取三更,兑现诺言,为盟主源鑫居加更。 下午争取四更,这是骨头的极限了。 另外,推荐一本科幻作品——《末世星灾》。 作者是骨头一直以来的读者,他一直将我当成他的老师,奈何我什么都教不了他,也没法让他跟着沾光。

现在,只能向我的读者推荐一下他的作品,喜欢科幻的不妨一读。

至少,骨头一直追看的。 ……“宋大哥!”良臣从墙上下来后,便大摇大摆的晃进院子,大声喊道。 “你怎么来了?”宋献策吓了一跳,忙从竹椅上站了起来,很是惊讶,不明白这小子怎么摸到这来了。

良臣没回应,而是眯眯带笑扫了眼那帮等着背童谣的孩子,点了点头,扭头问宋献策:“大哥费心了。

”宋献策忙道:“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天经地义,有何费心不费心的。 ”说完,面露难色,“只是贤弟有所不知,为了立竿见影,为兄这里多花费了些,这个…”“好说,好说。

”良臣打个哈哈,却是打定主意一个子也不多给宋献策,负手站在那打量起这间小院来。

院子不大,比客印月住的那间还要小。 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应生活设施都有。

更难的是,这院子自带一口水井。 良臣再是不懂京城的房价,也明白自带水井的院子价格不菲,毕竟这年头没有自来水,如京城这等大城市,用水极其不便。

大多数百姓只能在附近河中取水做饭洗衣,来回甚是辛苦。 又或是每天从水行的水车打水,很是不便。 若家中自有水井,便能解决许多不便,因而有水井的院子比没水井的院子价钱要高得多。

良臣心中纳闷,不知道这院子是宋献策自己的,还是租的别人的。

若是他自己的,那这人可就真的深藏不露了。 不但是大佬,还是个阔佬。

宋献策见良臣站在那不说话,不清楚他打什么主意,便朝那帮孩子挥了挥手:“今日就到这儿了,都散了吧。 ”“糖葫芦,糖葫芦!我要背歌,我要背!…”一听结束了,那些还没轮到背的小孩子顿时哭闹起来,几个小些的直接上前抱着宋献策的腿跟他要铜板。 “不哭不哭,都有,都有。

”宋献策哈哈一笑,将手中一摞铜板挨个派发到这些孩子手中。

得了钱,孩童们顿时不哭了,欢欢喜喜的跑了出去。

等小孩子们都散了后,良臣方转过来身看向宋献策,赞道:“宋大哥这院子独门独户的,真是不错…”话锋一转,“有这么好的院子不住,宋大哥怎的反去客栈租房住的?”“这院子不是我的,是我一朋友的,我临时住两天。

对了,贤弟这一路过来,可曾看到听到了?”宋献策显然不愿多说这院子的事。

“看到了,也听到了。

”良臣自是不会追问,人都是有小秘密的,他魏小千岁心中的秘密还少么?“那贤弟觉得为兄做的如何?”宋献策一脸得意的样子,等着良臣的夸奖。 良臣却撇了撇嘴,道:“还行吧。

”“还行?”这个评语宋献策可不服气,他不甘心道:“贤弟莫要小瞧我那童谣,字字句句可是对着那建州的,且朗朗上口,易于传唱,绝对是上等货。 ”“嗯,是还行。 ”良臣龇牙一笑,就是不夸宋献策。 宋献策为之一噎,恍若一拳打在棉花上般空落落的。

他原是等这小子夸他时趁机邀功,多宰他点银钱。 可这小子偏不上套,一句还行就打发了他,实在是叫他郁闷。

良臣将宋献策郁闷的样子看在眼里,心里好笑,突发一想,起了恶作剧的念头,当下对宋献策道:“我这也有一童谣,却不知大哥觉得如何?”宋献策闷声道:“说来听听。 ”打心里不认为这小子能有比他还好的货。

“大哥且听好了。 ”良臣清了清嗓子,一字一句道:“吃他娘,穿他娘,开了大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

”说完,一双眼睛直溜溜的盯着宋献策。

“这…”宋献策吸了口气,很是动容,他可是识货之人,魏良臣的这段童谣绝对是上等货,且比他编的那段还要厉害。 只是,这童谣是大逆不道,是蛊惑百姓杀官造反的!“贤弟这童谣好是好,可别怪为兄没提醒你,你千万不要乱传,不然叫官府知道了,是要杀头的。 ”宋献策真是好心提醒,也想不明白这小子怎么敢编这种童谣的,他难道真不怕被官府杀头?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放心,这种杀头的东西,我哪里敢乱传,只是说给大哥听个乐而已。 ”良臣嘿嘿一笑:那位闯王如今怕不过三四岁吧,嗯,将来,还是不要让他失业的好。 “是咧,你还小,有些事情碰不得的。

”宋献策微一点头,想了想,问道:“那闯王是谁?我云游天下二十载,为何从没有听说过此人。

”“我也不知道。 ”良臣打个哈哈,将金耳环和那根金玉枝从怀中摸出递给宋献策。

宋献策眼前一亮,伸手接过利索的揣进兜中,然后却诉苦道:“贤弟也看到了,为兄为了让你满意,将场面弄的甚大,贴了不少钱进去,这点钱实在是不够啊。

贤弟看,是不是能?…”不待他说完,良臣就两手一摊,摆出一幅穷样:“不瞒宋大哥,我已经是分文没有了。

”“怎么会呢,贤弟一看就是富家子弟,比为兄有钱多了。 ”“真没有。 ”宋献策干急眼,又不能伸手到魏良臣怀里去摸,只得讪讪道:“既然贤弟也困难,那为兄便吃点亏算了。

”顿了顿,又道:“事情我已经替你办了,后面就与我无关了。

”良臣明白他的意思,道:“宋大哥放心,我今日便离开京城。 ”“噢?”宋献策一愣。 “先前不是和大哥说过我要回家小考么,如今离小考之期不过月余,我得回家温读待考了。 待我考上秀才,再进京来找大哥谈开矿的事。 ”说完,良臣又强调,“我二叔很看重这件事,已经找人活动首奏官的事了。 ”“不急,你且小考便是。

”宋献策笑了笑,“听你口气,考秀才十拿九稳了?”“还行吧。

”又是还行?“八股如何?”“略懂。 ”“试贴、经论呢?”“略懂。 ”“策论呢?”“也略懂。

”良臣自己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对面,宋献策神情也是越来越凝重。

“那你字写的如何?”“一般。

”“不是略懂就是一般,就这,你考什么秀才?”宋献策乐了。

良臣想想也对,讪讪的从怀中摸出那张司礼官帖,弱弱的对宋献策道:“凭这个行不行?”。


文学鉴赏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886.com文学鉴赏_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