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饮酒·其四 - 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 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 - 九日 - 少年游·垂杨门外 - 金陵酒肆留别 - 月下独酌四首 - 凉州词二首 - 问刘十九 - 月下独酌四首·其一 - 饮酒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86 人围观!

饮酒·其四 - 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 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 - 九日 - 少年游·垂杨门外 - 金陵酒肆留别 - 月下独酌四首 - 凉州词二首 - 问刘十九 - 月下独酌四首·其一 - 饮酒

  柳絮飘飞的时节,江南水村山郭的一家小酒店里,即将离开金陵的诗人,满怀别绪。

骀荡的春风,卷起了垂垂欲下的杨花,轻飞乱舞,扑满店中;当垆的姑娘,捧出新压榨出来的美酒,劝客品尝。

这里,柳絮濛濛,酒香郁郁,扑鼻而来,也不知是酒香,还是花香。

这么一幅令人陶醉的春光春色的画面,该用许多笔墨来表现。 此诗只“风吹柳花满店香”七字,就将风光的骀荡,柳絮的精神,以及酒客沉醉东风的情调,生动自然地浮现在纸面之上;而且又极洒脱超逸,不费半分气力,脱口而出,纯任直观,于此,充分显示了李白的才华。   “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

”  和风吹着柳絮,酒店里溢满芳香;吴姬捧出新压的美酒,劝客品尝。

“金陵”,点明地属江南,“柳花”,说明时当暮春。 这是柳烟迷蒙、春风沉醉的江南三月,诗人一走进店里,沁人心脾的香气就扑面而来。

这一“香”字,把店内店外连成一片。

金陵古属吴地,遂称当地女子为“吴姬”,这里指酒家女。

她满面春风,一边压酒(即压酒糟取酒汁),一边笑语殷勤地招呼客人。 置身其间,真是如沐春风,令人陶醉,让人迷恋。

  这两句写出了浓浓的江南味道,虽然未明写店外,而店外“杂花生树,群莺乱飞”,杨柳含烟的芳菲世界,已依稀可见。 此时,无论是诗人还是读者,视觉、嗅觉、听觉全都调动起来了。   “柳花”,即柳絮,本来无所谓香,但一些诗人却闻到了,如传奇“莫唱踏阳春,令人离肠结。

郎行久不归,柳自飘香雪。

”“香”字的使用,一则表明任何草木都有它微妙的香味,二则这个“香”字代表了春之气息,这不但活画出一种诗歌意境,而且为下文的酒香埋下伏笔。 其实,对“满店香”的理解完全不必拘泥于“其柳花之香”,那当是春风吹来的花香,是泥土草木的清香,是美酒飘香,大概还有“心香”,所谓心清闻妙香。

这里的“店”,初看不知何店,凭仗下句始明了是指酒店。 实在也唯有酒店中的柳花才会香,不然即使是最雅致的古玩书肆,在情景的协调上,恐怕也还当不起“风吹柳花满店香”这七个字。 所以这个“香”字初看似觉突兀,细味却又感到是那么妥贴。

  “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 ”  金陵的一群年轻人来到这里,为诗人送行。 饯行的酒啊,你斟我敬,将要走的和不走的,个个干杯畅饮。 也有人认为,这是说相送者殷勤劝酒,不忍遽别;告别者要走又不想走,无限留恋,故“欲行不行”。   李白此行是去扬州。 他后来在《上安州裴长史书》说:“曩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

此则白之轻财好施也。 ”李白性格豪爽,喜好交游,当时既年轻富有,又仗义疏财,朋友自是不少。 在金陵时也当如此。

一帮朋友喝酒,话别,少年刚肠,兴致盎然,没有伤别之意,这也很符合年轻人的特点。

“尽觞”,意思是喝干杯中酒。 “觞”,酒器。   “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  金陵一行,诗人是快乐的。 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时节,一个让人留恋的地方,诗人却要走了。

面对美丽的江南风物和朋友们的盛情挽留,诗人依依不舍,他在想:怎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无限惜别之情呢?也许饯别的酒店正面对大江,诗人顺手一指,以水为喻:“请你们问问那东流的江水,离情别意与它相比究竟谁短谁长?”  情感是抽象的,即使再深再浓,也看不见摸不着;而江水是形象的,给人的印象是绵绵不绝。 但诗人不是简单的相喻,而是设问比较,迷迷茫茫地,似收而未收住,言有尽而意无穷,给人以想象的空间。

采用这种表现手法,李白可能受到前人的启发,如谢朓就写过“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但李白写得更加生动自然。 与“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诗构思巧妙。 首句”风吹柳花满店香“,是阒无一人的境界,第二句”吴姬压酒劝客尝“,当垆红粉遇到了酒客,场面上就出现人了,等到“金陵子弟”这批少年一涌而至时,酒店中就更热闹了。 别离之际,本来未必有心饮酒,而吴姬一劝,何等有情,加上“金陵子弟”的前来,更觉情长,谁也不愿舍此而去。 可是偏偏要去,“来相送”三字一折,直是在上面热闹场面上泼了一盆冷水,点出了从来热闹繁华就是冷寂寥落的前奏。 李白要离开金陵了。 但是,如此热辣辣的诀舍,总不能跨开大步就走吧。

于是又转为“欲行不行各尽觞”,欲行的诗人固陶然欲醉,而不行的相送者也各尽觞,情意如此之长,于是落出了“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的结句,以含蓄的笔法,悠然无尽地结束了这一首抒情的短歌。

  很多人写离别,大多少不了言愁,所谓“离愁别绪”。 然而,李白这首诗中连一点愁的影子都不见,只有别意。 诗人正值青春华茂,他留别的不是一两个知己,而是一群青年朋友。 这种惜别之情在他写来,饱满酣畅,悠扬跌宕,唱叹而不哀伤,富于青春豪迈、风流潇洒的情怀。


文学鉴赏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886.com文学鉴赏_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