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看了他写的字之后,你再也不用担心自己成不了书法家了,想得美

日期:2019-06-28?|? 作者:本站原创?|? 108 人围观!

	看了他写的字之后,你再也不用担心自己成不了书法家了,想得美

我们简单了解一下王冬龄,男,生于1945年,当代书法家,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光看这些头衔,让人觉得王冬龄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书法家,然而,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若大的一个书法家竟然说出了一句让常人至今都无法理解的话,王冬龄说:“乱书是书法艺术形式的升级”。 王冬龄“乱书”乱书?什么叫乱书,估计也只有在现在才听说过,几千年的书法史上,只记录了“篆书、隶书、行书、草书、楷书”这五种书体,而“乱书”应该是王冬龄自己创造出来的词语,人们只知道草书看起来很“乱”,但乱得有章法,却不知道,竟然还有比草书更乱的书法,当你看了王冬龄的书法之后,就知道什么叫“乱书”了啊。 王冬龄“乱书”之前有人说,王冬龄的“乱书”是狂草的一种演变,对于这样的理解,任何一个稍微正常的人都会感到无语,哭笑不得。

好好看清楚王冬龄的“乱书”是什么样子吧,再来说狂草,难不成,王冬龄姓“王”,就也要认为他和“书圣”王羲之有亲戚关系吗?对吧。 王冬龄“乱书”王冬龄的“乱书”看起来就像蚂蚁聚沙成塔一样,完全不注重字的点画搭配、排列、组合的关系,书法三大要素中的“结体”完全丧失,而且不论是单看一个字,还是看整体,都根本就看不到什么叫“美”,连写的是什么都看不清楚,过后估计他自己都忘了自己写的是什么字了。

王冬龄“乱书”写字是技术,书法是艺术,这是小学生都可以理解的一句话,把汉字写清楚,写得规范,让人认识,也就是要让其他人知道写的是什么意思,在这个层面上写字是一种技术;而书法,在把字写清楚、规范的基础上还要写得美,让人能够欣赏,到了这一层次汉字的书写就成了“书法”了。

张旭狂草我们还要知道,书法的整体美大于局部美,局部是为整体服务的,有时候单看一个局部,没有什么新奇,但从整体上看就非常动人,这是书法追求的目标,一个字要美,它的点画之间就要互相呼应,顾盼有情;一幅字要美,它的每个字之间也要互相呼应,前后一贯。 然而,王冬龄的“乱书”你看得懂吗?一百个字里面可以看懂一个字,那是不错了啊,既然连最基本的把字写清楚,让人认识都达不到要求,那怎么能说“乱书是狂草的一种演变呢?”没有把字写到书法的标准要求,又怎能说“乱书是书法艺术形式的升级呢?”张旭狂草“乱书”根本就不叫书法,狂草虽“乱”,但乱得有章法,字里行间都符合线条组合之美的规律,这规律可以总结为三点:一是点画线条之间要互相呼应,这样的字才是一个有生命的整体;二是点画线条的长短、粗细与组合的疏密、斜正要形成对比,这样整个字才会参差有致;三是字的总体形态要重心平稳,这样让人看了才会有愉悦之感。 张旭狂草所以说,如果王冬龄的“乱书”也叫书法的话,那么人人都是书法家了。

至于王冬龄为什么要这么书写,创造他自己所认为的“乱书”,原因很明显,他是想打破书法的传统,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或者说是书法新风格的开宗立派之人,成为任何书法家都梦寐以求的“书法大师”。


文学鉴赏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886.com文学鉴赏_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