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1526,鸿门宴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137 人围观!

1526,鸿门宴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王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感觉这次的深市之行搞不好会是一个针对他的“鸿门宴”,所以临行前,他紧急的给李凯打了个电话,向对方打探内幕消息。 经过这么几年的交往,合作,两人除了共同投资疼迅而结下的一段战斗的友谊外,李凯还斥资两百万美元投资了他的“博客中国”,王勃也找李凯帮过不少的忙,比如给他干姐办理香江永居身份。 所以,不论公交还是私交,有着共同利益的两人关系一直相当的不错,至少比对方跟疼迅五虎之间的关系亲密多了。 电话中,李凯告诉王勃,马疼的确是找过他,想回购一部分他手里的股份,同样的还有mih,也想要他手中的股份,但是通过这几年疼迅一年一个样的发展,尤其是不像其他互联网公司只烧钱不盈利,而是利润逐年高速增长,他便感觉出来了,疼迅绝对是一只金娃娃,一旦上司,股价说不定会猛增,所以,就没同意两方的要求。 王勃当即也告诉了李凯他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 “哦,是嘛?”李凯沉吟一阵,然后笑了笑,道,“风投界,上市之前,多是创始人想方设法找投资人要钱,少有创始人主动高价回购投资人手里股票的。 看来,pony几个对疼迅的未来抱有极大的信心呐。

那么,我更要攥紧手中的股份了。

“对了,vitor,前两天pony提议,上市前公司准备增一次资,让公司的财务数据看起来漂亮一点,以便公司上市后好提振股价,这个消息,不知道pony对你说没有?”“什么,增资?”王勃吃了一惊,脸色随即大变,他做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下子就看出了马疼增资后面的阴谋什么提振股价是假,想稀释他的股份才是真!如果大都同比例增资,他不跟进的话,那么他的股票则相应会被减少,一同跟进的人则会增加。 那狗曰的,明的不成来暗的,果然是个鸿门宴!王勃当即气不打一出,当即冲李凯怒道:“阴谋,这是赤罗罗的阴谋!疼迅现在的财务状况这么好,哪里需要增资?即使差钱,一上市钱马上就来了,有屁个增资的必要,不过就是想稀释投资人的股份罢了。

“好,pony既然想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他不仁,我也不义了!老子马上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外界揭露他马疼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小人本质和邪恶嘴脸!投资人对创始人不信任,公司内部不和,矛盾四起,老子看他公司上市后股价还怎么涨!”李凯没想到王勃这位小老弟的脾气竟然这么刚烈,一言不合,直接掀起了桌子,打起了同归于尽,一毁俱毁的主意,吓了一跳,当即在电话中劝阻:“息怒,vitor,息怒!千万别冲动!pony也只说提议增资,这次开股东大会,就是为了商量这个事,一切都还没有决定,你别那么急嘛。 增资的事情,我其实也不同意,因为实在没必要。

这个事情,到时候我也会明确表示反对的。 “不过,pony增资的目的,你我都清楚,他就是想让几个创始人绝对控股,在上市之前,牢牢的抓住公司的控制权。

这个,站在他的立场上,也不难理解。 ”“我理解个屁!什么控制权?就像他这几年的控制权旁落了似的,我们几个投资人干涉了他运作似的我干涉了他吗?老子连监督他资金使用的财务人员都没有派,他如何管理疼迅,运营疼迅,如何花钱,我也没插过一句嘴,对他们五人,是百分之百无条件的信任,还他想怎样?“想当初,要不老子的救命钱,他pony的疼迅能够活到今天?早就破产卖掉了。 “现在倒好,公司开始赚钱了,要上市了,就开始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 他还以为这社会还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封建时代?我告诉他,没门!我党早就推翻封建,走向民煮法治了!“rihard,你和mih怎么想我不管,我反正不会吃他这一套的。 大不了鱼死网破!“他也别想搞什么增资试图稀释老子股份的阴谋,这阴谋,他成不了,也见不得光,他想玩,老子陪他,就是炸锅卖铁,也陪他一起玩到底!“还有,从现在开始,老子要在疼迅安插自己的人,财务,技术,运营都要有人。 我想我作为疼迅的第三大股东,是有这个权利的。

既然pony不按规矩出牌,想乱搞,那大家都来乱搞吧。

“rihard,以上这些话,你可以一字不漏的告诉pony,不论他想怎样玩儿,明的暗里,阴的阳的,老子都奉陪到底!”王勃怒气冲天,大气凛然的道。 自然,不论是怒气也好,还是大气凛然也罢,一大半都是他装出来的,斗争的策略罢了。

他相信,李凯是不会脑残的把这种绝对会激化矛盾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pony几个的。

他说这些话的目的,不过是想让李凯和mih了解自己毫不妥协的决心,然后把这层意思清楚无误的告诉以马疼为首的“疼迅五虎”,让五虎知道,合则两利,斗则两败,所以别搞什么小花招,小动作,大家按规矩,照协议,你好我好大家好,老老实实赚钱最好,否则,那就鸡飞蛋打,一损俱损吧。 李凯是老狐狸,当然也明白王勃的愤怒,很有可能是装出来的,但是看破不说破,他还是得卖力安慰,劝说他这位“出离愤怒”的小兄弟。

李凯破口婆心的对王勃说,马疼几个,这次是做得有些不地道,现在他的利益跟他是一样的,马疼要增资,为了维持股份比例他也得跟着出钱,他倒是不差这点钱,但是这做法让人恶心。

他手里的股份都是王勃这个小老弟当初帮他争取下来的,他的恩情,他一直记着,所以届时无论如何,都会跟他站在同一条战壕,一致对外。

他猜测,估计马疼几个和mih都已经暗中商量好了。 但不管他们怎么商量,勾结,到时候他也会反对这个提议的。 一个提议,一半的股东反对,哪怕其他股东加起来能够控股,在这即将上市的关口,也不敢强行推行,以避免给外界造成投资人和创始人不和的局面。

要想上市圈钱,公司内部投资人和创始人却大打出手,股民们若是知道了,哪里还敢买这种公司的股票?再说,即使增资,如果两人铁了心的一起跟进,这阴谋也没用。

“……所以,老弟,你就别愤怒了。 在商言商,什么都是可以商量的嘛。

”王勃的愤怒本就是一种姿态,李凯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他也便借坡下驴。 王勃告诉李凯,他这人,别人敬自己一寸,他就敬人一尺;别人若是想不顾江湖道义的搞他,他也不怕把事情搞大,大不了一拍两善,一起玩完儿,反正他公司多,一家倒了还有另一家,人也年轻,也算有点才华,东山再起易如反掌。

倒是对于某些人而言,他看对方敢不敢跟他一起不顾后果的梭哈!“哈哈哈,老弟,言重了言重了!pony是个生意人,生意人以和为贵,赚钱为先,若是知道你如此反对,为了大局,肯定不会蛮干的。 “你放心,我会好好的跟pony说,把你的意思跟他强调清楚。

你就静候佳音吧。

”李凯哈哈一笑,向王勃保证道。 “那就谢了,rihard,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哈。 我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前提是别人不要跟我来阴的。 ”。


文学鉴赏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886.com文学鉴赏_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