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一七四四章 奕师震怒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12?|? 作者:本站原创?|? 164 人围观!

第一七四四章 奕师震怒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你小子实力越来越强,性子却是越来越乖巧了。

”奕鸣风笑了笑,却是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意思,泛着一股子凌厉的气势,两股可怕的祖阵纹路蔓延,并不是如何刻意布置,已是在大殿中成形,笼罩了这里。 见此情景,秦墨身周,一行同伴都是退避,留出一片空地,看向这少年的目光,都是有些幸灾乐祸。

对于奕铭风、秦墨的关系,在场众强者都是知情,也相当清楚,自是明白奕铭风为何在这是产生怒火。

旁边,剑罡虚傀却是不退,很尽责的挡在秦墨身前,哪怕对面是这少年的师尊,也要护持其安全。

然而,奕铭风挥了挥袖,漫天阵纹席卷,将剑罡虚傀卷入其中,也不知丢到哪个空间裂痕中禁锢起来。 “奕师,您说的哪里话,我身为弟子,对您一向尊敬,哪里会不乖巧。

”秦墨一阵干笑,暗中叫苦不已,他自然也明白师尊为何发怒。

“哼!对我一向尊敬,你这臭小子如果尊敬我,平时不能好好钻研阵道吗?白白浪费那么好的阵道机缘,你若是潜心阵道,现在的战力比现在也不会逊色多少。

”奕铭风指着爱徒的鼻子,一阵喝斥,以他冷静的性子,这已是相当于破口大骂了。

秦墨频频点头,哪里刚反驳,奕师怎么骂,他都是受教的。

“唉!若是你多钻研一点阵道,在那始龙之地,一定会参悟更多的神秘阵纹。 你这小子真是一个不孝弟子!”奕铭风扼腕开口,语气是恨铁不成钢的。

关于始龙之地得神秘阵纹,奕铭风一见之下,便是无比震撼,这样的阵纹比之祖阵之技丝毫不逊色,但是太零散了,不成系统,无法整合成一门阵技。

在那神秘之地,若是秦墨的阵道造诣足够高,必定能参悟更多的神秘阵纹,再由奕铭风来推演,说不定就能创出一门惊天动地的阵技,甚至可能凌驾祖阵之技。

一想到这里,奕铭风就有怒意,对于秦墨平时在阵道上的懈怠越发不满。 再加之,遇到那位恐怖存在,秦墨竟然没有请教任何阵道,这样的弟子真的将其师尊放在心上吗?尤其是刚才,秦墨还凝成了麒麟之影,这是奕铭风也未达到的层次,这个疏于修炼阵道的弟子竟是达到了,让奕铭风越发怒火中烧,如何能有好脸色看。

“在后山研习阵道半个月,哪里也不准去,先将【麒麟踏瑞】的大成境界巩固了再说。

”奕铭风冷着脸,下达命令。 秦墨苦着脸,自是不敢不从,他已经可以预见,接下来的半个月日子并不好过,师尊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不过,秦墨也明白,奕师是为了他着想,刚凝成麒麟之影不久,若是不趁此机会巩固,他平时又疏于研习阵道,很可能会倒退。 接着,在场众人又谈及【阴诡骨塔】,对于这个名字,奕铭风也很陌生,推测很可能是绝域的巨无霸势力,还有战血家族才知晓的秘密。 “我传讯到真魔岭,询问烈烁荣,看看是怎么回事。 ”银澄说道。 在场强者又商议一番,而后,奕铭风运转殿内大阵,将秦墨困在其中,对其进行为期半个月的特训。

轰隆……大殿之中,一片七彩孔雀翎阵纹挥洒而至,如成片光霞斩至,在一片祥和之中,蕴含则莫测的杀机,疾袭到秦墨面前。

这样的祖阵之威,已是达到了皇主境的层次,并且,麒麟、大梦孔雀的双重祖阵互相影响下,竟是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力场,将深陷其中的武者修为压制到一个最低点,只能用阵纹进行防御和攻击。

“师尊,没必要这么狠吧!”秦墨一声惨叫,只能全力凝成麒麟阵纹,被迫进行防御。

一声闷响,秦墨已是倒飞出去,撞在大殿的墙壁上,滑落下来,很是狼狈。

此时,他浑身刺疼,却是没有受伤,在大阵的威力控制方面,奕铭风着实达到了登峰造极,竟能使秦墨只是疼痛,却不受一点伤。 刷刷……又是两片阵纹刷至,如同大梦孔雀展翅,充斥着无比的玄奥,令人如同置身梦中。 见状,秦墨一脸苦涩,全神凝聚麒麟阵纹,对抗越来越凶猛的攻势。 ……后山大殿中,不时传出的巨响声,让银澄很是快意,一路上的郁闷终于是舒缓了不少。 金童等都是摇头,对于秦墨的悲惨特训,也是没有丝毫的同情,这少年的天赋太惊人,如今大势将成,能够看到这样的天才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即便是身为同伴也是很开心旁观的。

……接下来的半个月,除去秦墨被关在后山大殿,接受奕铭风的“阵道特训”之外,其他一行同伴都没有闲着,都在巩固此行的所得。

在荒龙始祖那里,经受三重龙焰的试炼后,金童的受益是最大的,其修为进境之快,真正达到了一日千里之势。 能有这样快的进境,一方面是金童原本的境界足够强大,另一方面,也是得益于祭体祷文的强大,使其肉身不断巩固。 经过三重龙焰试炼后,其神魂得到滋养巩固,自是修为一飞冲天,迅速朝着武主中后期的境界迈进。

高矮子也在闭关,努力在半个月内,更加娴熟的掌握【荒龙钺】,尽快发挥这件镇族重器的全部威力。

经过之前的一番战斗,让高矮子坚定的心念,他不能容忍荒龙族这样内斗下去,要尽快强大起来,平定族中的内斗,真正一统荒龙族,也要斩断苍龙族吞并荒龙族的野心。 至于银澄,则是跟随奕铭风身边,不断研习阵道,希望能在短时间内,将【大梦孔雀翎】的孔雀翎阵纹凝成。 “你这狐狸不要不平衡,那小子在阵道方面的天赋得天独厚,先天如此,不可强求。

但是,后天的努力,却是可以弥补的。

”“以资质而论,那小子确是在你之上,阵道上的机缘也比你强。 但是,阵道造诣方面,则比你逊色许多,就算凝成麒麟之影,真若比拼阵道,他不如你太多。 ”“为师对你寄予厚望,希望将来,你能兼修【麒麟踏瑞】,完全继承我之衣钵,本来这样的愿望不敢奢望。

但是,始龙之地的阵纹,则让为师有不小的领悟,或许不久后,你就能兼修第二种祖阵之技了。 ”奕铭风这般说道。 闻言,银澄无比震撼,关于奕师能够修成第二种祖阵之技,乃是纯属偶然,可以说没有任何复制性,相当于是死而复生,再活了一次,才修成了第二种祖阵之技。 因此,对于【麒麟踏瑞】,银澄从没考虑修炼过,却是想不到,奕师在阵道造诣上,竟是又有突破,很可能完成前无古人的壮举。

若真是如此,阵宗在不久之后,说不定就能堪比一个真正的祖阵师世家。


文学鉴赏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886.com文学鉴赏_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