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为什么莫奈那么喜欢画花园? ——凤凰网房产北京

日期:2019-06-10?|? 作者:本站原创?|? 118 人围观!

在莫奈的笔下,世界以一种神秘梦幻的色彩缓缓展开。

迤逦的河流、稀薄的晨雾、盎然的树林...自然的瑰丽以另一种姿态,缓缓从莫奈的画笔下崭露,绮丽优雅,恍若上帝不朽的神谕。

我欣喜若狂吉维尼对我而言,是闪亮的美丽国度作为印象派的创始人,莫奈在亲手打造的花园中开启全新的艺术生命,也从这片自然画作中源源不断的汲取灵感。 1883年的惊鸿一瞥,让莫奈当下便选择在这座油画般的小镇定居,之后,更是亲手设计出一处举世闻名的艺术花园。

他将自己眼中的世界以园艺的形式展现,最终成为塞纳河畔被世人传诵的莫奈花园。

清晨,漫步于花园池塘,体味和捕捉朝露间光与影转瞬即逝的美妙印象;黄昏,一切归于宁静,园中睡莲悄然绽放。 朝霞的浪漫和夕阳的多情,彼时的莫奈一定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人。 普天之下能引起我兴趣的,只有我的画和我的花如张大千之于八德园,莫奈是莫奈花园的总建筑师。

完整的莫奈花园在1890年基本成形,总占地约一万平方米,由诺曼底园和日式水园两大核心花园组成,包含莫奈一家居住的宅子、温室、工作室等建筑。 因不喜欢花园犹如传统法式园林一样追求对称和几何造型,他从不刻意修剪花草树木,尊重天然形态,任其自由生长。

作为狂热的花卉收藏家,莫奈将花园当成调色盘,让花朵按照颜色和月份依次开放,形成赤橙黄绿青蓝紫白的完美色彩组合,令花园一年四季永不寂寞,不仅成为莫奈精神上的世外桃源,也成为光线与色彩的实验室。

光的振颤,水的波动空气的透明,树叶的闪烁也许是一种巧合,莫奈迁居吉维尼的1883年也是其命运发生转机的一年。 此前,他的画作几乎无人喝彩,收获的只是嘲弄和讥笑。 此后,越来越多的人从他模糊一团的颜料中看到了异乎寻常的才华,他声名鹊起,画价一路攀升。 盛名之下的莫奈仍一如既往地远离着灯红酒绿、众声喧哗的巴黎,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这位吉维尼的隐士几乎一直呆在乡间的蓝天绿草、繁花清水之间,过着莳花弄草的“花痴”生活,执着地耕耘着自己的一方园地。 无数次想挽留掠过花草林木的光影、温度、风与歌在莫奈之后,自1887年至20世纪初,前后有一百多位画家搬至此地。

可以说,若不是因为莫奈,充满田园风味的吉维尼只是法国若干美丽的乡村之一。 而如今,这里每年要迎接诸多人的朝拜。

当空间进入莫奈的视野,他以思辨的哲学理念,赋予花园诗意的神秘气场,打开一处令人无限遐想的独特风景。

到底是莫奈成就了花园,还是花园成就了莫奈?在它徐徐生长、日渐繁茂的过程中,梦想的图景和现实如此密近的重合,着落于生活的芬芳之上。 我想在最容易消逝的效果之前表达关于生活的美好印象可以说,花园这一处关乎自然、生命、土与梦、水与诗、永恒坚持与转瞬即逝的空间,真切的影响着居者的人生进程与美好程度。

而这一点,颇具雅艺氛围的在营造园林时,早已考量到。 在造园上,传承着中国传统皇家行宫、四合院等传统居住文明,糅合中国传统园囿文化、厅堂文化、四水归堂文化、院落文化、街巷文化,以层层递进的“园—厅—堂—院—街巷—家”式礼序空间,重塑宜人的居住形态与亲切的生活情境。

置身于园林之中,闲时赏四季花开,听鸟语鸣叫,与花木致礼人生,与阳光自然共呼吸,抑或相邀老友,谈心静赏,聆听自然,心生无限向往。 外部环境,钜与南海子公园咫尺相距,穿过旧忠路即到公园入口,奢享这片不可多得的生态胜境,不用去远方也能遇见诗,成为区域高端生态人居典范。

和园目前特惠中,恭候京城雅士莅临鉴赏。


文学鉴赏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f0886.com文学鉴赏_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